"再生"讲堂

1、第104号捐献:对器官捐献与移植的思考?

2、 人类关于再生的最早想法

3、上世纪上半叶颇具盛行的组织疗法

4、组织工程学的建立和发展

5、组织/器官的原位再生

6、什么是再生医学材料?

7、人类新希望:再生医学(央视视频)

8、皮肤创伤与再生修复材料

9、 骨科再生医学材料

10、 神经损伤与再生修复材料

11、 干细胞与再生医疗

12、 生长因子(蛋白或多肽)

待续,请继续关注......

 

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bFGF

 

 

  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basic fibroblast growth factor, bFGF))属于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fibroblast growth factor, FGF)大家族中的一员,FGF主要参与人体的血管生成、伤口愈合、胚胎发育和各种各样的内分泌调节作用。

  FGFs是一种肝素结合生长因子,它们与细胞表面的硫酸肝素聚醣相互作用来展现重要的细胞信号转导作用。FGFs在各种各样的细胞和组织中展现了促进细胞增殖、细胞迁移和促进细胞分化的作用。

  人体中,FGFs家族包含了22个主要成员,FGFs家族成员中的分子量从17-34kDa不等,他们的氨基酸同源性从13-71%[6, 7]。

  FGFs是一群多功能蛋白,能够在体内发挥各种各样的作用。它们的最基本作用是细胞有丝分裂素,同时也能够调控细胞的形态、以及调控体内的内分泌。因此,FGFs被人们称为“多潜能细胞因子”[8]。

  在细胞表面主要存在4个FGF受体,FGFs的22个成员都能够与这4种受体能够结合,从而激活细胞内响应的细胞信号转到通路。在脊椎动物和非脊椎动物的发育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任何的FGFs细胞因子的不充分表达都能够引起各种发育缺陷[9-12]。

  FGF1和FGF2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促进内皮细胞的增殖,因此能够有效促进血管的生成,促进从组织内已经存在的血管处生长新的血管。FGF1和FGF2促血管生成能力强于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vascular epi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和血小板诱导生长因子platelet-derived growth factor(PDGF)[13]。

  在临床中,FGF1和FGF2也广泛的应用在促进心肌中血管生长的研究工作[Stegmann, 1999, New approaches to coronary heart disease - Induction of neovascularisation by growth factors][14]。FGF1和FGF2除了能促进血管生成,通过促进血管生成和成纤维细胞的增殖,还能够有效的促进伤口部位肉芽的生成,而这些新生的肉芽能够迅速填充创伤带来的缺损组织,从而实现对创伤部位的修复过程。

  FGF7和FGF10也被称作角质细胞生长因子,通过刺激和促进上皮细胞的增殖、迁移和分化能够加速皮肤的修复和粘膜组织的再生。
 

  在胚胎的中枢神经的发育过程中,FGFs在神经干细胞的增殖、神经新生、轴突的生长和细胞的分化过程也起着关键的作用。FGF2也可以被用来诱导小鼠大脑皮层褶皱的增加[15]。其它的FGFs家族成员FGF8调控大脑皮层的功能区位置和面积大小[16, 17]。FGFs在维持成人大脑机能方面也是十分重要的。因此,FGFs无论在胚胎发育期和成年期的神经元生长和存活方面都起着关键作用[18]。成人的海马区神经发育也依赖大量的FGF2。